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戏剧、话剧及其他原创

“善良”的欺骗

宛茂普
有一位小学的“问题学生”,每次家长会,他都被班主任点名批评。可是,每次从学校回来,他的妈妈总是告诉儿子,今天班主任又如何表扬他了。妈妈善意的谎言,激发了儿子的自尊心、上进心,竟使他考上理想的中学,并最终获得人生的成功。这个故事告诉人们:善意的欺骗,有时能获得正面教育难以企及的教育效果。

    由此,我想到一些以劝世为己任的作家,他们正扮演着这位母亲的角色,用心良苦地向读者讲述着一个个用谎言编织的故事。在《读者》(2004年第9期)上曾刊登一篇题为《人性的善良》(施羽 摘自《现代家庭》 2004年第3期)的短文,文中叙述了两个这样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一个旅游团坐竹排漂流,途中遭遇大浪,竹排翻了,十几名游客落入水中。这时,一个新郎,竹排上唯一的会游泳者,他本能地抓住离自己最近的女人,她怀里抱着一个小孩,再下水还是救自己能抓到的人,这样,连续救了五个人,而自己新婚妻子却被激流卷走了。当记者采访时,他说,一切不过出自我的本能。据此,作者大发一通感慨:这种“本能“是“人性善良的本能”,“并不是书本上那些人生理想可以教我们如何的”。

    乍一看,这故事言之凿凿,且十分感人,但稍加推敲,就不免令人疑窦丛生。首先,故事的背景就十分可疑。旅游漂流不同于江河探险漂流,所经路线必须保证安全系数,况且,游客必定身穿救生衣,竹排上可能还有必备的救生器材,即使有急流险滩,也该是有惊无险的(当然,也有例外)。其次,在情节的安排和细节的处理上,不仅不合情理,更不符合生活的真实。第一,作者只把救人的机会留给新郎一人,刻意将他塑造成一个“人性善良”的化身。其实,这只竹排上会游泳的至少应有两个人,除作者“钦定”的新郎外,另一个当是撑竹排的人,为什么作者却视而不见?莫非这个撑竹排的竟也不会游泳吗?第二,一连救了五个人,却撇开新婚妻子不救,这不是书本上教的“崇高”“伟大”,那又是什么?尽管作者精心策划了一次记者采访,让新郎按照自己的思路大谈“本能”,但不免给人以做作、雕凿之感。况且,一对新婚夫妻在竹排上相拥而坐,一旦落水,不论是作者强调的“本能”,还是事实上的“可能”,离新郎最近,新郎最先抓住的,肯定是新娘,而不是别人。结果,新婚妻子却命赴黄泉,岂不怪哉?

    第二个故事是:一个被贩卖的四岁男孩叫人贩子叔叔,求他讲故事。孩子的天真,感动了人贩子,使之最终弃恶从善。假定“那次是个特例”,是真实的,可是正如作者文中所说,“很少有人贩子是善良的”,因此,这个故事仍然没有普遍的社会意义,是缺乏说服力的。

    很显然,作者不是从生活的真实出发,自然引发关于人性善良的心灵感悟,而是从主观意愿或现成概念出发,然后演绎两个虚构的故事来加以印证。当然,作者意在歌颂人性善良,警醒世人向善,其写作动机、意图可能是善良的,甚至是崇高的,但这种概念化的、意念先行式的创作,必然导致作品内容的虚假性和艺术手段的欺骗性,是十分不足取的。人性是善是恶,是哲人们探究的范畴,歌颂美好人性,劝谕、教化世人,是作家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但文学艺术不是教育的艺术,更不能靠说谎和取巧来愉悦读者,欺骗读者,它必须遵循真实性的创作原则,真切地感悟、体验和再现生活,用真情实感打动读者,用真知灼见启迪读者。因此,我奉劝这类作家在创作中应该少一些虚构,多一些写真;少一些概念化的说教,多一些深厚的生活底蕴;少一些善良的欺骗,多一些真诚的劝谕。

                                            200510

收藏文章

阅读数[16651]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