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杂文原创

浅述“复讔连珠法”在《西游记》中的创作-----------兼与李安纲博士商榷

张天龙

李安纲博士于其论文《还源篇是唐僧八十一难原型》中提出:《西游记》八十一难是依照宋代南宗清修派创始人石泰的金丹诗五言绝句八十一首亦步亦趋演绎而来。笔者阅后心有所感。李安纲博士同时又发表《吴承恩不是西游记作者》、《为什么说吴承恩不是西游记作者》两篇文章否定了吴承恩的著作权。果如是乎?

与李安纲博士相同,对《西游记》认知古来就有金丹隐语派,如:悟元子刘一明著《西游原旨》、悟一子陈士斌著《西游证道书》,这些人均对《西游记》中的金丹诗词阐发情节内涵。隐语古文曰:“讔”,依隐语原型再次创作即为“复讔”。对于“复讔”的概念,身为道长的内丹家们是少于认识的,只有了解《文心雕龙·谐讔》的人方能于此有所意识。那么,吴承恩读过《文心雕龙》吗?我们在《吴承恩诗文集》中可查到:“高谈刘勰,下问虞翻”。刘勰就是《文心雕龙》的著者,看来吴承恩不仅仅读过《文心雕龙》而且还有很高的认识高度,这样就有必要对《西游记》以及《吴承恩诗文集》的创作作出隐语“复讔”相近性的研究。

“复讔连珠法”就是指以隐语为创作原型,在作品中以连续不断的状态进行创作的文艺方法。在《西游记》中有许多情节都可以用“复讔连珠法”的概念进行剖析研究。如第一回中著者就对“水中金,只一味”进行了多次“复讔”的艺术创造。它们分别是:“说中精,殖异为”、“水中经,职贻位”、“说中憬,志一为”、“水中经,只一位”、“说宗经,知贻谓”。故事情节的发展始终与隐语“水中金,只一味”的谐音相伴始终。这真是一个奇迹!更奇迹的还在后头,“无中养就儿”也是一句金丹隐语,著者在第一回就创作了原音不变的“无中养就儿”,而在《西游记》百回中“无中养就儿”的谐音始终在参与作品创作。与李安纲博士所讲的《还源篇是唐僧八十一难原型》相比,八十一难始于附录(八-九回间)、终于九十八回,中间仅有八十九回。①而“无中养就儿”却有一百回的参与。由此可知“无中养就儿”就更有“文心”的意义。     

介绍几则常见的“无中养就儿”创作事例。如“大闹龙宫”、“大闹地府”、“大闹天宫”,这三例妇孺皆知、耳熟能详的情节就可以对应为“无中攘就儿”、“牾中攘救儿”、“忤中攘厩儿”。据笔者查实在《西游记》中“无中养就儿”的“复讔连珠”绵绵不断而相伴始终,竟出现了200多次!(篇幅所限,恕难一一详列。)

那么,这两句隐语是哪里来的呢?

“水中金,只一味”出自《入药镜》。《入药镜》为唐末五代道士崔希范所著。崔希范,号至一真人,生平不详。《入药镜》作于唐僖宗广明元年(880年),全文共246字。该文托言设喻,以三言韵语文体概述采药炼丹过程及火候。“入药”一词乃内丹术语,丹家采先天炁为“大药”,与后天命和合结成金丹。对“镜”的解释,有“静定为镜”的说法。

宋《混成集》卷下载吕洞宾诗云“因看崔公《入药镜》,令人心地转分明。阳龙言向离宫出,阴虎还从坎中生。二物会时为道本,无方行尽得丹名。修真上上始知此,定跨青龙归玉京。”

“无中养就儿” 则出自多处,如下:

吕洞宾(796年-- ?)《沁园春•丹词》词云:
    七返还丹,在人先须,炼己待时。正一阳初动,中宵漏永;温温铅鼎,光透帘帷。造化争驰,龙虎交媾,进火功夫牛斗危。曲江上,见月华莹净,有个乌飞。  当时自饮刀圭。又谁信,无中养就儿。辩水源清浊,木金间隔;不因师指,此事难知。道要玄微,天机深远,下手速修犹太迟。蓬莱路,仗三千行满,独步云归。

石泰 (1022 ---1158)《还源篇81首》第65首, 黄婆双乳美,丁老片心慈。温养无他术,无中养就儿。

葛长庚 (1194 年-- ?)《水调歌头21阙》 第7阙,金液还丹诀,无中养就儿。别无他术,只要神水入华池。采取天真铅汞,片晌自然交媾,一点紫金脂。十月周天火,玉鼎产琼芝。你休痴,今说破,莫生疑。乾坤运用,大都不过坎和离。石里缘何怀玉,因甚珠藏蚌腹,借此显天机。何况妙中妙,未易与君知。

王惟一 ( ?—1326年)《绝句64首》 第17首,十二时中只一时,一时辰内罕人知。鸿蒙才肇干初画,进火工夫岂在迟。百刻常如一刻推,要须药火不相违。纯清绝点浑无染,方信无中养就儿。

潜真子(元代生卒不详)《苏幕遮》 正当时,须自晓。认得刀圭,掌内冥冥杳。勤饮琼浆常是饱。大药频修,莫要虚抛了。龙左行,虎右绕。无里生儿,迷者争知道。子午寂然功最好。不会修持,空说千千兆。 

自吕洞宾而下的著者都是道家的宗师。原来“无中养就儿”竟是道门代代相传的内丹口诀。这两句话还是有着颇深的流传渊源的。

陆宗达先生在《训诂简略》中云:“在古代汉语修辞中,还广泛运用‘隐语’这种修辞手段、、、、、、古人以‘隐语’为修辞手段,大则成篇,小则片言。皆可成隐。” “无中养就儿”复讔连珠创作中最长的为二十三回  三藏不忘本 四圣试禅心  全回“妩中嚷就儿”:描写呆子数次喊娘要求入赘的滑稽景象;最短的只有一句话例如:二十六回  孙悟空三岛求方  观世音甘泉活树  中“迕(污)钟禳就迩”:衣服禳了与他浆洗浆洗(僧衣另名钟)。以及七十七回  群魔欺本性  一体拜真如  中“迕棕飏秋耳”:就是碗粗的棕缆,只当秋风过耳,何足罕哉!确实是修短有度,(《文心雕龙·熔裁》)繁略殊形,隐显异术,则文有师矣。(《文心雕龙·征圣》)

还有一种情况:同句隐语创作的大情节中镶嵌着小情节。我们可称之为“讔中寓讔”。如一百回中“晤中仰旧儿”中镶嵌“怃中嚷咎儿”,庄中蕴谐,令人忍俊。清 唐再丰《江湖通用切口摘要》中叙述云:“今所记皆各道相通用者,至于各行各道另有隐切口,乃避同类而用,隐中又隐,愈变愈诡矣。其类既多,其语可知也,故不载。”切口,即隐语也。可见,“讔中寓讔”是确实存在的。

谈了这么多《西游记》的“无中养就儿”、“ 水中金,只一味”。我们回头再看看《吴承恩诗文集》②中的文字情形。

醉仙词

一朵红云贴水飞,醉横铁笛驾云归。龙宫献出珊瑚树,系向先生破衲衣。

(中隐“水中经,枝贻为”)

移竹寺中得诗(之十)

喜甚一夜雨,晨窗新影移。山童惊骤长,指点出墙枝。

(中隐“水中经,枝移位”)

白燕(之二)

海外新来识者稀,水晶宫殿弄朝晖。风微斜透珠帘入,泥熟香沾柳絮归。

玉剪疑裁江练破,香奁惊化宝钗飞。梅梁镇日无人问,绝胜金笼闭雪衣。

(中隐“水中经,识衣未”)

《瑞龙歌》中隐“水中经,识遗慰”。

以上为“水中金、只一味”相关的“复讔”创作。

《赠邑侯念吾高公擢南曹序》“、、、非一族,仰田之家什一,仰天之家什九、、、”中隐“洿中仰九儿”。

《贺学博未斋陶师膺奖序》“未斋先生来掌吾淮教事、、、兴世乖忤、、、夫是以以庠易邑尔、、、”中隐“忤中庠教儿”。

《钵池山劝缘偈》中含“无中养就二”。此间于庄中寓隐,隐中含秀。“二”者以谬显秀也。信此二比丘惠晓、秋月即为《西游记》阿难、迦叶故事之现实生活构思之源。“钵”、“池”、“山”、“劝”者亦复如是。

《百字令 地雄淮楚金汤国》中隐“武中壤就儿”。

《百字令 长淮南北》中隐“无(婺)中仰舅儿”。

《千秋岁 线添宫绣》中隐“舞中仰就儿”。

《海鹤蟠桃篇》中隐“婺中仰酒儿” 。

《二郎搜山图歌》中隐“骛中攘鹫” 、“五(无)终勷救”、、、、、、 以上为与“无中养就儿”相关的“复讔”创作。

由此我们可以观看《西游记》的开卷诗:

混沌未分天地开,茫茫渺渺无人见。(嵌一无字) 

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隐一中字) 

覆载群生仰至仁,(嵌一仰字,隐一养字也)

发明万物皆成善。(隐一就字) 

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厄谐儿字)

由此可以判定这首开卷诗出自吴承恩之手!以是故,断知吴承恩确著《西游记》。由这个角度还可以解决吴本《西游记》与朱鼎臣本《唐三藏西游释厄传》、杨致和本《西游记传》究竟哪个版本是初本的问题。由于已知如上条件及三个版本的开卷诗是大体相同的现象,由此可以断定朱本、杨本均为吴本的节略本。这个结论与郑振铎先生、李时人教授、曹炳健教授的结论是不谋而合的。

汉字有音、形、义三学。“复讔”是对隐语的再度创作,除了上述的对隐语语音的创作之外,根据目前的发现,也有对隐语的形、义进行再度创作的情形。依隐语形象创作略举两例:一、“有物先天地,无名(形)本寂寥。能为万物(象)主,不逐四时凋。”原诗出自傅大士(497年—569年)。著者以此为基创作了第一回:混沌之中盘古开天辟地,仙石独立寂寥无名,悟空汇聚群猴47000口,(补笔,第三回。)不随四时迁流而欲成仙成圣。再举第二例,“金公本是东家子,送往西邻寄体生。认得唤来归舍养,配得姹女结亲情。”此诗出自张伯端《悟真篇》,著者以此为基创作了前七回的大意:孙悟空东胜神州出世,到西牛贺州学道,祖师呵斥回到花果山,与二郎神大战被擒。(“姹女”内丹学属火,火数为七,故为梅山七圣。)可见故事整体是依诗歌的形象而创作的。并且故事的情节也是连续的,是符合“复讔连珠法”的形态的。这种以隐语形象为基础进行的创作,是颇多的。李安纲博士发现的《还源篇是唐僧八十一难原型》中的讲解大抵均属此类。

“复讔”依隐语义象创作大多与卦象相关,略举两例:一、辽宁作家唐伟先生认为:“石猴冒险进入水帘洞,为山猴们寻到屯身立命的福地洞天,此为“屯卦”:屯是充满和万物创始之意,寓意为人既要懂得坚行正道,又要牢记创业不可轻率冒进。”“屯卦”是《周易》中“乾”、“坤”卦后的第三卦,事物初生,外坎内雷。外坎内雷:洞外有水,水为坎;洞内欢声雷动。二、笔者认为“白鼋淬水”一节,上山下雷故为“山雷颐卦”,山喻经卷、人马之重,雷喻白鼋愤怒之声。山雷颐卦有慎言语的含义,寓意为不忘初心,信守诺言。在《西游记》中这种卦象元素参与创作的现象是相伴始终的。

总之,“复讔”是新衍生的文学概念,它有着多种的创作方法,可以依据隐语的音、形、义多维度进行再度创作。我们对这种文学创作方式的不了解,其根本是我们对隐语文化原型的不了解。隐语文化原型距离我们生活很远,而“复讔”更增加了认知的扑朔迷离。

李安纲博士的《还源篇是唐僧八十一难原型》是一个有突出贡献的发现,“八十一首金丹诗照应八十一难,或谐音,或反意,或比喻,或象征”。然而,美则美矣,了则未了!这种一一的对应关系的形象“复讔”与“无中养就儿”等隐语的一多对应关系的谐音“复讔”相比较,在考证《吴承恩诗文集》的时候,就明显缺乏了可验证性。僧释妙用笑言《西游记》曰:“天应星、地应‘巢’”。查“天应星、地应潮”出自《入药镜》。查《吴承恩诗文集 孝娥井歌》中有“将星陨石天不知 精卫随潮堕孤羽”之句,可知八十一难也可隐语相谐而一多对应!

往者已逝,来者可追。识者见字,得吾意乎?

 

参考文献:

①《李安纲批评西游记》 著者李安纲 中国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②《吴承恩诗文集》 刘修业 辑校 古典文学出版社

收藏文章

阅读数[1439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