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杂文原创

网络文学的摹仿论

吴英奇


网络在我国普及之后,越来越多文学作品开始从案头见诸屏幕。不分年龄性别、不论民族阶层、不看出身地位,社会上的越来越多的人可以成为文学活动的参与者,甚至是文学作品的创造者。只要是说汉语、写汉字、能上网的地方,就少不了网络文学作品对人们文化生活的影响。好的网络文学作品就像花香,能够为精神生活带来一丝馥郁,却又不像是空气和水,得之则生,弗得则死。

随着新时期文学的不断进步与发展,网络文学的创作也显现出了空前的繁荣局面,各类文学网站如雨后春笋纷纷破土而出。随着网络文学作品的井喷式发展,这其中也暴露出很多问题,浅显的思想、随性的语言和散漫的文字结构成为了网络文学作品普遍具有的特质,这种网络文学的表达形式看似完全颠覆我们传统的文学观念,但在没有经过时间检验的情况下,没有人能对这种文学形式下一个对与错的明确的定义。我们依旧要用黑格尔的哲学眼光看待这些文学现象,即存在的一切事物和观点,均有其存在的原因和理由。如今,越来越多的网络文学作品开始影响人们的文化生活与精神生活,并渐渐呈现出一种重塑社会价值观念的态势,对网络文学作品的谨慎研究,到了该被提到日程上的时候。

想要研究网络文学作品这种创作风格的,我们首先要了解网络文学作品的起源。最早的中文网络文学刊物可以追溯到1991年4月在美国诞生的全球第一家中文电子周刊《华夏文摘》,而第一篇中国原创网络小说为1991年11月1日发表在《华夏文摘》第三十一期的《鼠类文明》,这部小说的创作者至今无从考证。《鼠类文明》可以说是开创了网络小说创作的先河,《鼠类文明》以拟人的手法描写了老鼠世界中的一场聚会,在长篇历史题材小说创作兴盛的九十年代,这样的一部作品并未给当时的文学创作界带来多大的冲击和震动,可以说在传统创作和出版观念的制约下,很多“体制内作家”没看过,甚至是没有听说过这部作品。网络文学中这只“小鼠”,遇上了例如二月河这样的“大河”,《鼠类文明》这样的网络小说开山之作顿时黯然失色。开天辟地只一人,范水模山犹未止。伴随着步入新世纪时文化和经济变革的大潮,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迫切的需要一种表达情怀、宣泄感情的窗口,网络的逐渐普及使得具有文学敏感性的一群人,迅速捕捉到创作的气息。低门槛、高覆盖、广交流,网络文学的三个传播特点使得越来越多的读者成为作者,作者则成为线上文学交流平台的发起人和组织者。但是,再低的门槛也需要创作才能形成完善的文学作品,在研究过网络文学的起源和发展过程之后,我们直面的就是创作过程问题。

谈到创作过程,最著名的当属亚里士多德所提出的“摹仿论”,他指出:“史诗和悲剧、喜剧和酒神颂以及大部分双管萧乐和竖琴乐——这一切实际上是摹仿,只是有三点差别,即摹仿所用的媒介不同,所取的对象不同,所采用的方式不同。(出自《诗学》)”亚里士多德提出的“摹仿论”观点继承并完善了赫拉利特克、苏格拉底和柏拉图的文学“摹仿”说,并指导了后来西方现实主义文学的理论道路。这种“摹仿论”的确立,并不是为某一体裁的文学作品量身定做,而是反映了文学创作过程的普遍规律,依据这一“摹仿论”的观点,毛泽东提出了“反映说”,如毛泽东说“文艺是社会生活的反映”,这可以说是把亚里士多德的“摹仿”,发展成为辩证唯物主义的科学理论。进而到网络文学,我们在对“摹仿论”的研究过程中,不能仅仅局限在亚里士多德为我们设定的环境,其仅从摹仿媒介、对象和方式的研究,不能完全涵盖网络文学这个庞大的体系,也并不完全符合网络文学中摹仿论与自由性的有机联系。
网络文学的创作,离不开对传统文学形式的摹仿。无论是哪种传播媒介作为载体,作品都离不开文艺学的特性,这种特性是其基本属性,想要称之为文学作品就必须符合一定的规律,且这种规律经过实践的检验,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总览网络文学我们就不难发现其中模仿的影子,相比较亚里士多德所提出的“摹仿论”,网络文学作品则是全方位、多角度的进行摹仿,从而达到一种全面性。这其中既包含了传统文学理念中对社会的摹仿、对自然环境的模仿、对人类活动的摹仿,还有对既有文学理念和文学形象的摹仿——这是网络文学模仿过程中的最大特点。这种对现成文学作品的摹仿,直接导致了网络文学发展初期的产品化,相同类型、相同情节、相同人物活动的网络文学作品越来越多。

武侠作品像金庸,言情作品像琼瑶,本应是新兴的、充满活力的网络文学作品,却被既成的文学符号打上了沉重的烙印。但是我们不能否认,这种摹仿行为,在一段时间内的确为网络文学的写作指明了一条道路,教科书式的传统文学作品给了新晋写手很多启示,无论是情节设计还是文字结构。从看书的人变成写书的人,从一个简单具有文学知识的人,变成一个掌握创作技巧和具有明确文学理念的作者,面临的飞跃说的上是“天堑变通途”。大量的传统文学作品正是为他们提供了肥沃的知识土壤,供网络文学创作者汲取所需,为繁荣网络文学大环境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从接受语文教育开始,摹仿的理念就根植于每个文学活动者的记忆深处,网络文学作者也不例外,摹仿对于他们来讲,与其说是创作时的思维模式,倒不如说是一项与生俱来的技能。
这种摹仿在一定程度上指导了网络文学的创作方向,使之不至于偏向社会价值观的对立面,不至于完全违背文学创作的基本要求;还凸显了部分作品的竞争力,使得更多充满自由创造的作品更容易脱颖而出;摹仿的过程也是作者提高个人修养、丰富内化知识的过程,这为他们今后的创作铺平了道路;网络文学作品的摹仿过程某种意义上讲也是一次反馈过程,实现了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的交流,完成了网络文学作品对传统文学作品的检验和现实反馈,构建了一个“传统文学作品指导网络文学创作,网络文学摹仿检验传统文学价值”的交流体系。

研究网络文学的“摹仿论”时我们必须同时注意到网络文学的自由性与创造性。如果我们将其割裂,则是对网络文学本身规律的否定,同时也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网络文学源于人心,载于网络,既富有创作思维的活跃灵动,还兼有网络媒介传播广、互动性强等特点。如果说传统文学作家是以依照现实世界构建一个对照环境来实现他们的文学抒发,而网络文学则可以说是由其作者构建一个专属于自己的理想国,在这个环境里可以不反应任何现实情景,甚至是完全推翻社会公认的价值体系,仅根据作者的好恶和创造力完成创作。这其中就不仅仅要有对社会环境的摹仿、对一些写作手法的借鉴,还更需要作者本身所爆发出来的一种创造力。虽然,作者对社会的感悟还不够鞭辟入里的对这个世界进行剖析,但自由率真的创作也足以将读者带入一个新的境地。如果说摹仿的过程是在为一部网络文学作品构建骨骼,那么自由而富有创造力的创作就使其有血有肉、活灵活现,二者相辅相成。只有摹仿的作品,那是文字和技法的堆砌,而单纯的随性写作,也不过是妄想者的意淫罢了。不过,我们也真不敢想象,循规蹈矩、亦步亦趋的网络文学作品该是什么样子。

网络文学的摹仿影响着它的文学性,而充满想象的自由风格则直接决定着它的生命与活力。这里面没有所谓的主次之分,就像我们永远也无法量化爱情付出与回报的等价关系。文学作品也是这样,用理性的视角去审视,我们可以得到的一个文艺学范畴的研究结果,如果我们用心灵去感知,一千个人眼中就有一千个不同的世界。摹仿之于文学,就像音乐和声音、画笔和色彩,推及网络文学范畴更是如此。

从纸张到屏幕,低头抬头间走过了太多的过往。网络文学的创作也从最初的牙牙学语,到了反哺社会文学创作的时候。它在摹仿与自由的想象间成长,终有一日也会成为被摹仿的对象,轮回或是宿命,交由时间解答。

 

作者系抚顺市作家协会会员。

收藏文章

阅读数[13742]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