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杂文原创

党怀英诗歌风格浅探

马翔
内容提要 党怀英是金代中期“国朝文派”的重要作家之一,在他的诗歌创作中,许多的作品风格都与魏晋南北朝时期的重要作家如陶渊明等相近似,显示出其对这些作家的学习与追慕。但是,在这种学习与追慕中,党怀英亦能从中自出机杼,表现出自身所具有的时代风格。因此,本文试图从党怀英的文本入手,探求党怀英乃至金代“国朝文派”诗人诗歌创作的风格,并找寻其对前代诗人的学习与创新,并试图探究这一风格形成的原因。
关键词 党怀英;学习与追慕;时代风格


金代的“国朝文派”,是金代文学中少数几个核心的文学概念之一,但由于金代文学现存文献资料的相对不完整以及金代文学研究资料的匮乏,致使对“国初文派”的研究成果仍然未能与其在金代文学史中的地位相匹配。因此,我试图选择金代“国朝文派”中期最为重要的作家党怀英进行探究,通过对党怀英所创作诗歌进行文本分析,试图从作品角度分析党怀英的创作思想,并初步探寻其创作思想产生的根源以及对同时代作家所产生的影响。

在金代特别是金代中后期的文坛中,党怀英是备受推崇的作家之一,在金代后期重要作家赵秉文所撰写的《中大夫翰林学士承旨文献党公神道碑》中,赵秉文称赞党怀英“至论得古人之正派者,犹以公为称首”[ 赵秉文:《闲闲老人滏水文集》,上海:商务印书馆,丛书集成本,第164页],而在同一篇文章中,赵秉文又再次称赞党怀英的诗歌“诗似陶谢,奄有魏晋”,而在金代后期的诗文大家元好问所编辑整理,记录金代重要的诗歌作家作品的《中州集》中元好问为党怀英诗歌所写作的小序中,赵秉文对党怀英“诗似陶谢,奄有魏晋”的评价也得到了元好问的肯定与引用。因此,我所试图对党怀英的文学思想的探讨,也将试图从“诗似陶谢,奄有魏晋”开始,并继而挖掘出党怀英诗歌形成上述特点的内在原因。

一、从党怀英的“菊花”诗浅析党怀英对陶渊明诗风的接受

正如赵秉文与元好问两位金代诗文大家所言,党怀英的诗歌风格往往被后世学者所公认为“诗似陶谢,奄有魏晋”,而后世的学者及相关研究著述,也往往从党怀英诗歌中所选用意象等诸多方面对其诗歌风格进行讨论,力求表现出党怀英“诗似陶谢”的诗歌艺术风格。就党怀英的作品而言,通过对党怀英诗歌的分析,我认为,党怀英的“诗似陶谢”的风格,不仅是对陶渊明、谢灵运等古代著名诗人的追慕与学习的表现,同样也有着自己在所处时代因为自身的经历而产生的对陶谢等前人的超越。换言之,党怀英不仅是“诗似陶谢”,更在自己创作中融入了自我,他的诗歌创作方式源于陶谢,却又有自身的创新,在陶谢所创作诗歌“清雅”意蕴之外更为增加了“幽独”的情怀,拓宽了自己作品的表现范围。

从党怀英现存的诗歌作品中不难发现,对于党怀英诗歌风格的形成影响最大的诗人无疑是陶渊明,在69首党怀英所创作的诗歌中,党怀英多次写下这样的诗句:

“远怀渊明贤,独往谁与期。”[元好问:《中州集》第三卷,北京:中华书局,1959年,第135页]
——《西湖晚菊》

“可怜陶靖节,共此一倾杯。”[ 元好问:《中州集》第三卷,北京:中华书局,1959年,第136页]
——《黄菊集句》

在这样的诗句中,党怀英多次将陶渊明的姓名直接运用在其中,借以表达对陶渊明的仰慕之情。而在党怀英自身的创作之中,化用陶渊明诗句的例子也是比比皆是,例如在党怀英诗作中多次出现的“东篱”,显然其来源自然是取自陶渊明《饮酒》诗中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应该说,陶渊明的诗歌创作显然给了党怀英很大的创作影响,但是党怀英的诗歌却也并未完全受陶渊明诗歌的限制而不能自出新意,而是在写作中“宗陶”而自出新意,扩展并加深了诗歌的意蕴。

在陶渊明的诗歌中,最为引人注意的意象之一当属菊花,正如周敦颐在《爱莲说》中所言:“晋陶渊明独爱菊”,在陶渊明的诗歌及其他作品中,“菊花”这一意象大量存在。其中诸如“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饮酒》),“芳菊开林耀,青松冠岩列”(《和郭主簿二首》),“三径就荒,松菊犹存”(《归去来兮辞》)等诗句,往往成为了代表陶渊明诗歌的典范。而这些诗歌所表现出的,菊花所“清雅脱俗”的特征也成为后世对菊花意象的经典解读。作为对陶渊明心向往之的后代诗人,党怀英也创作了一些与菊花有关的诗歌作品,并试图借助对菊花这一意象的创作向陶渊明致敬。尽管党怀英的这一类作品,从对菊花这一特定意象的意蕴把握角度而言,确实也保留了陶渊明诗歌创作中将菊花定位为“清雅脱俗”的原始意蕴,但是却减少了陶渊明诗歌中往往将“松菊”并用,突出菊花的傲骨的形象,而与此同时,在自己的诗歌创作中,党怀英又赋予了菊花一些新的意蕴。

就现有的资料分析而知,党怀英现存的诗歌中涉及到“菊”这一意象的诗句有如下几处:

幸待春雪消,吾犹多杞菊。    
                       ——《雪中四首》其二 
重湖汇城曲,佳菊被水涯。      
                   ——《西湖晚菊》
悠哉青霜寒,共抱兰菊恨。      
                  ——《西湖芙蓉》
九月欲将近,鲜鲜金作堆。绕篱残艳密,拥鼻细香来。五色中偏贵,群花落始开。可怜陶靖节,共此一倾杯。   
                ——《黄菊集句》
凄凉三径菊,无梦到壶觞。    
                 —— 《次闻孺韵》

与陶渊明相比较而言,同样面对“菊花”这一意象,党怀英所关注的视角,既延续了陶渊明在诗歌中所表现出的“清雅脱俗”的一面,而更多地,从诗句中所表现的,则往往是一种强烈的孤独与幽怨的意识。事实上,无论是“悠哉青霜寒,共抱兰菊恨”或是“五色中偏贵,群花落始开”,所呈现给读者的,不仅有菊花超出凡俗的雅致,更有着一种因自身的清高而最终不能得到众人理解,只能孤寂独开的无奈。显然,此时的菊花,在党怀英的笔下,变得比陶诗中的“菊花”更加“文人化”,而菊花此时的境遇,与写作菊花的诗人相比,又是否有异曲同工之妙呢?

从党怀英所写作的一些咏菊诗可以看出,在党怀英的咏菊诗作之中,孤、独的思想在其诗作中不断得以体现。尤其是在诗人以“菊”为题的诗作之中,这一思想表现得更为显著,如《西湖晚菊》:

重湖汇城曲,佳菊被水涯。高寒逼素秋,无人自芳菲。鲜焱散幽馥,晴露堕余滋。蹊荒绿苔合,采采叹后时。古瓶贮青泚,芳樽湔尘霏。远怀渊明贤,独往谁与期。徘徊东篱月,岁晏有余悲。[ 元好问:《中州集》第三卷,北京:中华书局,1959年,第135页]

还有《黄菊集句》:

九月欲将近,鲜鲜金作堆。绕篱残艳密,拥鼻细香来。五色中偏贵,群花落始开。可怜陶靖节,共此一倾杯。[ 元好问:《中州集》第三卷,北京:中华书局,1959年,第136页]

在党怀英的这些作品中,不断地以“无人自芳菲”或是“群花落始开”塑造菊花的形象。显然,与陶渊明诗中将菊花塑造为不慕荣利、洁身自好的隐士形象相比,党诗中对菊花的描写更多的所凸显的,正是我所提到的“菊花的‘孤寂独开’”的特征,应该说,对菊花“孤寂独开”的特点的把握与塑造,既是对陶渊明笔下所描写的菊花形象的再现,也是党怀英在对自身的生活的体会中所进行的艺术创新。

首先,党怀英诗歌中的菊花所具有的品格,并非是党怀英个人简单的创造。而往往来源于对陶渊明诗歌中菊花形象所赋予的意义的深入挖掘,并通过对这些已知含义的深化,获得新的、符合党怀英诗歌意旨的含义。

以《黄菊集句》为例,显然,在诗歌中党怀英所表现的主要思想,是对先贤陶渊明的倾慕与追思之情。但正如诗歌中所言,菊花“五色中偏贵,群花落独开”,显然是一个孤独寂寥而坚持本性,不愿与世浮沉的隐士形象的写照。而这一形象的建立的基础,则是基于对菊花,特别是所陶渊明建立起来的传统的“菊花”文学意象的诗意化解读。
在陶渊明的诗文作品之中,“菊花”所具有的品格,首屈一指的是超凡脱俗的隐者形象,在其的诗作《饮酒·其七》中,陶渊明称赞菊花为“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泛此忘忧物,远我遗世情”[ 逯钦立:《陶渊明集》,北京:中华书局,1979年,第90页],显然,菊花(菊花酒),所带给诗人的,是一种远离世俗的遗世之情,而在《和郭主簿二首·其二》中,陶渊明又进一步提到“芳菊开林耀,青松冠岩列,和此贞秀姿,卓为天下杰”[ 逯钦立:《陶渊明集》,北京:中华书局,1979年,第61页

],将菊花与青松并列,显示出菊花的清雅澹远、傲骨绝尘,在世俗却不与世俗同流合污,处世间却不因世间的喧嚣而丧失自己的本性的精神。而在党怀英的诗歌之中,陶渊明的诗歌之中的菊花所蕴含的精神再次得到了体现。在《黄菊集句》之中,特别是诗中所体现的“绕篱残艳密,拥鼻细香来”的菊花形象,显然所表现的,正是陶渊明笔下理想的菊花形象。

在诗句中,“细”字是一个特别值得注意的词汇。正是因为用“细”字与“鲜鲜金作堆”“绕篱残艳密”中的“堆”与“密”形成了对比,正显示出菊花的清雅澹远、高洁脱俗,在世俗却不与世俗同流合污,处世间却不因世间的喧嚣而丧失自己的本性的精神。尽管菊花在秋季开出繁多的花朵,但它所散发的香气却毫不张扬,永远低调而不事奢侈,显然,这是隐者的节操,也是陶渊明诗歌中理想的“菊花”意象的体现。但是,在党怀英的笔下,菊花的品格显然还不止于此。

正因为菊花“拥鼻细香来”,才使得它具有着超凡脱俗的品行性格,而正因为这种特立独行的品格性格,同样也使“菊花”成为不受世俗所接纳的具有独立性格的“孤独者”形象。显然,这样的“菊花”形象尽管在陶渊明的诗歌中亦有出现,但真正将菊花由简单的“高洁的隐士”形象转变为“落寞的孤独者”的形象,显然并不属于陶渊明的创造。而在党怀英的《黄菊集句》中,菊花在“高洁的隐士”这一意境的基础之上,又被赋予了更深的意义。

“五色中偏贵,群花落独开”,既是实指菊花开花时节的不同凡俗,但是显然,在诗人的心中,菊花在群花凋谢的时候独自开放,并非是简单地彰显自己的高洁,标榜自己的隐士情怀,而更为重要的,则是因为它所独自具有的高洁的情怀已于世俗的花木拉开了距离,乃至发生了龃龉,正因为它不容于世俗,因此它才独自在深秋百花凋零的时候绽放。对作品的分析,显示出此时的诗人写作的菊花在秋日的绽放的境况所表现出诗人自身的心绪,显然不可能是如黄巢诗中所言“我花开后百花杀”的豪情,而是一种中国传统文人士大夫在自己的志向不得以伸展,自己的高洁情怀不能被众人所理解时所表现出的孤独寂寞的心态。显然,在陶渊明的时期,在陶渊明的思想中,并没有如党怀英诗歌中这样明确地表现自己的孤独寂寞,而相应的,在宋代以及金代前期的作家中,将自身孤独寂寥的心态进行淋漓尽致表现的作家却大有人在。在当时,具有“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式的“孤鸿”心态,在自身的诗歌创作中表现“孤寂幽独之感”的作家,党怀英显然是其中之一。

而根据对党怀英现存应诗歌作品的统计,在党怀英诗歌中,独、孤两个字眼在党怀英现存的69首诗歌作品内大量出现。而在诸如《夜发蔡口》等诗歌作品中,党怀英多次在诗歌中写作出诸如“怀役叹独迈,感物伤旅情”等表示自身幽独苦闷心态的诗句。大量具有幽独苦闷心态的诗句的创作,显然显示了党怀英所具有的幽独自适的情绪。显然,这一思想的产生,是对先贤诗歌的再解读,也是诗人因所处时代原因而产生的自我感慨之情。

在党怀英的诗歌之中,表现幽独自适的作品占了党怀英作品的很大比例。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在表现自身幽独倾向的作品中,党怀英也很少将自身的幽独孤寂情绪在诗歌中直接采取“宣泄”的态度进行阐发,而往往借助对物象的描摹表现自身的幽独情怀,正如前文所提及的《西湖晚菊》一诗中所言“高寒逼素秋,无人自芳菲”。显然,尽管是表现自身的幽独情怀,但在具体的写作过程中,诗人依然努力为读者营造了一种清新淡雅的意境,并借助这一意境表现自身思想。这样的作品,在党怀英的诗歌之中可谓蔚为大观。

二、党怀英“清雅幽独”诗风在归隐诗歌创作中的表现

应该说,正是由于受到陶渊明等作家的影响,使得党怀英在自己的诗歌风格形成的过程之中不断向着“清雅”的诗歌风格发展。而与此同时,受到党怀英所处时代的不断影响以及党怀英自身经历,因此在党怀英的诗歌创作中,除了对“清雅”的追求之外,往往还具有着显著的“幽独”的特点。但正如中国传统的文人相一致,特别是与党怀英所倾慕的陶渊明、谢灵运等作家相一致,党怀英在诗歌创作所表现出强烈的“清雅幽独”思想,在具体的诗歌创作中,逐渐表现为传统化文人所共同的“退隐山林、回归自然生活”的隐士化行为,并逐渐引申为一种诗歌创作中对归隐生活的着力表现。

在金元两代的文人对党怀英的评价中,学者往往将党怀英与陶渊明相提并论,这种相提并论不仅是指党怀英的创作行为上与陶渊明具有着相近的风格,甚至于连同党怀英的经历也被后世的学者认为与陶渊明近乎相同,《中州集·党怀英小传》记载:党怀英“是后困于名场,遂不以世务婴怀,放浪山水间,箪瓢屡空,俨如也”[ 元好问:《中州集》卷三《党怀英小传》,北京:中华书局,1959年,第130页]。这一评价,与历代视为陶渊明个人自述的《五柳先生传》,可谓异曲同工。显然,早在金代,文学界对党怀英的评价已经近乎与陶渊明相同,认为党怀英具有着与陶渊明相同的思想意旨。而正如文学史上对陶渊明所评价的“具有隐逸情怀的诗人”身份一样,被后代作家认为追慕陶渊明的党怀英,在其的诗歌创作中,同有大量的诗歌表现出追求隐逸自然生活思想。

但是正如前文所言,在党怀英的诗歌创作思想中,与传统的表现归隐生活的诗歌不尽相同的是,党诗在传统的此类诗歌追求“清雅”思想的前提下,往往也在作品中不断表现自身的“幽独”特色,这一特点在党怀英的的诗作中有着明显的体现。

在党怀英所创作的诗歌之中,占有最大比重的两类诗歌是记载自身游历四方(或借助图画神游四方)的诗歌作品与表达自身个性情怀的诗作。在这些诗歌作品中,党怀英借助诗化的语言,表现了自身的“幽独”情怀,同时也深刻地表现了自身因清雅幽独情怀而不容于时代而自觉追求隐逸的思想。如《煦山驿亭阻雨》一诗:

“脱叶萧萧山木稠,连樯飘汎海蓬秋。浪回煦岛冯夷舞,云暗苍梧帝子愁。欲往未行淹仆马,乍来还去羡鸧鹙。景疏楼下无边水,暂濯尘缪可自由。”[ 元好问:《中州集》卷三,北京:中华书局,1959年,第141页]

显然,在《煦山驿亭阻雨》一诗中,作者借助对凄凉秋景的形象化描述,充分表现出自身心中的孤独幽怨愁苦之情,而因为车马倥偬使自己不能得以自由而因此产生的对自由自在的鸧鹙的羡慕之情,却也因为差事所限使得党怀英只能徒发“暂濯尘缪可自由”的心灵慰藉。显然,在党怀英的《煦山驿亭阻雨》一诗中所传递的信息很明确地表现出自己对人生的不满与对生活中不能得到自由的愤懑。而作为“高洁傲岸,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文人,在党怀英的生活中,很多时候党怀英的内心处境也如同“群花落始开”的秋菊一般,幽独自适而孤寂忧郁,而正在这一情况下,党怀英试图通过诗歌表达自身对自由的期望。而正如中国传统文人,尤其是做官的文人所倾慕的一样,文人真正求得自由的唯一方式,是归隐。这一点,党怀英所仰慕的陶渊明、谢灵运等是这样选择的,而无论陶渊明或是谢灵运,都因为表现“归隐”生活或是虽身在官位却心怀归因而有诗作进行表现。无论陶渊明的“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或是谢灵运的“不惜去人远,但恨莫与同”,均表现出对归隐的期盼与对自由的期望。作为前代诗人的效仿者,党怀英显然也有着这种想法,并为这种想法进行了相应的诗歌创作,例如下面这首《新泰县环翠亭》:

“官居坐官府,不见青山青。闲来亭上看,青山绕重城。左见青山纵,右见青山横。具敖浮虚碧峥嵘,群峰连娟相缭萦。县庭无事苔藓生,独携珍琴写溪声。琴声锵锵激虚亭,罢琴举酒招山英。山英莫相嘲,我虽朝市如林埛。客有山中来,闻说令尹清。山英异时合有情,周遮不放公马行。”[ 元好问:《中州集》,北京:中华书局,1959年,第139页]

与陶渊明所不同,党怀英自从大定十年通过科举进入仕途之后,一生宦途倥偬,其间一度在地方任职。尽管从传统的儒家思想角度而言,他的官宦生涯几乎堪称一帆风顺,但是在这一帆风顺的背后,诗人依然在不断表现自己退出官场,试图归隐的心态,例如上面这首作品。

在这首诗作中,诗人的不得志之情溢于言表,无论是“县庭无事苔藓生,独携珍琴写琴声”还是“山英莫相嘲,我虽朝市如林埛”所表现的都是一种因为悠闲而无所事事产生的一种孤独与郁闷的心态。诗人此时是处在宦途之中,并且试图担任一个能够发挥自身才华的地方官吏,但是,他的志向最终并未成为现实,而是以“县庭无事苔藓生”的情况进行表现,不得志的诗人只能以“罢琴举酒招山英”的方式,通过找寻“山英”来与之共同饮酒排解自身心中的抑郁不快之情。很显然,诗人所找寻的“山英”,应该就是居住于山中,能够不慕荣利而洁身自好的隐士。而在诗人的心中,自己尽管身居官位,但是由于“县庭无事苔藓生”因此使自己虽处闹市却与隐居山林者无二。在此处,诗人已经将自己与“隐士”画上了等号。

期望自身能够真正意义上“归隐”是党怀英在这首诗中所表现的主题,而这一主题的产生所建立的基础正与党怀英诗风中“清雅幽独”的思想相应和,诗人借助对新泰县环翠亭周边清雅精致的描摹,将自身的清雅高洁、超凡脱俗的性情化虚为实地进行了展现。但是显然,诗中作者高洁的形象并不被人所知,或是虽被人所知却往往不得到更多人的赏识,甚至使得更多人与之保持了距离,无论是诗中所言的“独携珍琴写溪声”或是“琴声锵锵击虚亭”,在清雅之外更多的是营造了诗人独立而不为人所识的情怀。显然,因清雅而脱俗,因脱俗而不为人所识,因不为人所识而孤寂乃至于自然而然走向隐居的境界,这是中国传统归隐文人的共同选择。而在党怀英所处的时代,做出这种选择的诗人心态,却已与自己所效仿的陶渊明所拥有的“旷达”不尽相同,更为平添了几分孤寂幽独的思绪。
还有这首《雪中四首·其一》:

诗人故多贫,深居隐茅蓬。一夕忽富贵,独卧琼瑶宫。梦破窗明虚,开门雪迷空。萧然视四壁,还与向也同。闭门捻须坐,愈觉生理穷。天公巧相幻,要我齐穷通。冲寒起沽酒,一洗芥蒂胸。”[ 元好问:《中州集》,北京:中华书局,1959年,第133页]

根据党怀英的生平情况,这首《雪中四首·其一》的写作时间,大体是在党怀英尚未担任官职的困顿时期。在诗中,诗人显然是处在一种生计日蹙、贫困不堪的境地之下 。无论是生活环境的环堵萧然,还是因为这种环堵萧然的现状与自己内心的期望反差之大形成的巨大的心理落差,都使得诗人在感叹自身生活现状之时愈发地发出了“愈觉生理穷”的叹息。但是,诗人在感叹生计匮乏,认为命运多舛的同时,却也并非一味悲叹而沉沦自矜,相反却是自我安慰,努力看淡自身生活中的不如意,并试图借酒“一洗芥蒂胸”,表现出一种乐观知命,通达平淡的隐士心态。显然,这种在环堵萧然的境况之下,无论党怀英从内心中是否自觉地将自己定义为“隐士”,但是就诗人的生存境遇及诗中所表现出的思想倾向而言,称党怀英为“具有着隐士情怀的诗人”显然应该不错。

正如我在前文中所言,党怀英多次在诗中表现出对前代诗人,尤其是对于陶渊明的倾慕,而在党的诗歌创作中,也多有沿袭陶渊明诗歌风格的作品。而正如袁行霈先生所指出的,陶渊明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个将日常生活“诗化”的诗人,在他之前,有关日常生活的琐事很少入诗,而在陶渊明的诗作之中,却弥漫着浓郁的生活气息。如其写躬耕田亩的辛劳,写街坊邻里的交游的作品,大都清新自然而富有真味。而这些富有着生活气息的诗作,也往往成为了陶渊明诗歌风格的集中体现。作为陶渊明的倾慕者,党怀英在诗歌创作中也创作了不少具有上述风格的“风俗”之作。例如这首《村斋遣事》:
人生天地真蘧芦,物外扰扰吾何须。与其羁馵齐辕驹,岂若饮龁随骀驽。不知掉尾忘江湖,呴呴辱没胡为乎?谁念挟卷矜村墟,磨丹点黝为樵苏。申鞭示棰严范模,矍如狙翁调众狙。尔雅细碎编虫鱼,辞严意密字见疏。烘斋睥睨音语粗,讽诵谁敢忘须臾。万中有一差锱铢,咿呀坐使为呻呼。咄哉倡言口嗫嚅,等为儿戏夫何殊。霜风入户寒割肤,生薪槎牙供燎炉。漫漫湿烟迷四隅,白鹤日见黔如鸟。此间纵乐能何如,其谁相与歌归欤。投笼嗟我自絷拘,垂翅更待穷年徂。[ 元好问:《中州集》,北京:中华书局,1959年,第137页]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陶渊明在隐居生活的写照,而到了党怀英笔下的隐居生活,则成了“申鞭示棰严范模,矍如狙翁调众狙”,“霜风入户寒割肤,生薪槎牙供燎炉。漫漫湿烟迷四隅,白鹤日见黔如鸟”。在党怀英的笔下,这种隐居生活少了几分陶渊明的轻松与闲适,却多了几分因生活的艰难而平添的无奈和一种苦中作乐的“冷幽默”,尽管诗人在诗中有埋怨、有牢骚,乃至于不平甚至愤懑,但却是自身所体会到的真实的隐居生活。尽管少了几分旷达却多了几分烟火之气,虽然是生活的琐记,却也真实朴质,生活气息浓郁。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是对隐居中日常生活的诗化,但党怀英诗歌中“清雅幽独”的风格也依然在这首诗及其其他的同类型诗歌中得以体现。尽管生活困顿,但党怀英所追求的生活,却依然是一种“掉尾忘江湖”的生活状态。尽管诗人不得不在诗中承认自己所处的生活状态是“投笼嗟我自絷拘,垂翅更待穷年徂”,但是自矜为隐士的党怀英,仍然不愿因为生活的困顿而放弃自己的心理预期,尽管身处村斋,困于一隅,但仍然不愿意随遇而安,不愿与“辕驹”“骀驽”等为伍,表现出自身的一种幽独自适的情绪。当然,随之而带来的诗歌语言,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佶屈聱牙的特点,不免有“因意伤文”的缺点。

因为对陶渊明等的隐士情结的追慕,党怀英在自身的诗歌创作中不断向陶渊明学习,借助清雅的诗歌语言表现自身的隐逸情怀。但党怀英的生活经历与诗歌思想,又决定了他的所思所想乃至于自身的创作不可能成为前代诗人创作的简单复制,在对隐逸情怀所创作的作品之中,党怀英吸收了前代诗人的清雅,但又增添了自己对人生、对社会体验所感受到的浓郁的孤寂幽独之感。显然,在党怀英所处的时代,隐士这一名词所承载的含义与魏晋南北朝时代陶渊明等早期文人隐士所表现出的“隐士”含义相比显然不同。这从一定程度上制约了诗人思维的宽度,但也使诗人从写作中形成了自身的特点,创作出了属于自己的,具有着自身艺术特点的诗作。而在诗作中得以表现的,也是诗人自身对待“隐士情怀”的个性化理解。

三、士人身份与党怀英诗歌的“士人情怀”

根据《金史》及相关史料记载,尽管党怀英曾经在年轻时因为久试不第而困顿一时,放浪山水间,有过一段长达十年的隐士生涯,而在其科举得第之后,其诗文中也往往流露出对自由生活的追慕与向往,表现出自身的强烈的归隐愿望。但是作为传统的中国文人,党怀英尽管在作品中不断表现出自身的孤高清雅,却也依然未能完全放弃自身的士人身份。据史料记载:“大定十年,中进士第,调莒州军事判官,累除汝阴县尹、国史院编修官、应奉翰林文字、翰林待制、兼同修国史”[脱脱等撰:《金史》卷一百二十五《党怀英传》,北京:中华书局,1975年,第2727页],自此之后的几十年时间内,党怀英宦途倥偬,尽管职位时有迁黜,但却始终也未能真正弃官归隐,终老林泉。在这种情况下,党怀英诗歌中的一些,显然也带有着不可回避的“士人情怀”,这一类诗歌与其其他的作品相比,往往气质更为贞刚,诗境也更为雄浑浩大,具有着北地诗人诗作的豪壮雄奇之风,也往往与前代,特别是魏晋时代诗人所推崇的“风骨”相互应和。

同时,在记载自己宦游经历的诗歌之中,党怀英同样在一些作品中表现了自身在士人生活之中的孤寂无聊以及对隐居生活的憧憬,这一类作品尽管已经与前面所提及的“具有隐士情怀的作品”所表现的主旨相一致,但是同样也应该作为诗人“士人情怀”中的一个侧面进行解读,只是其中所表现的不是一般意义上传统的“居庙堂之高”的文人所表现出的国家情结或是民族情结,而表现出了更多的隐士思维。

正如前文所言,在党怀英所创作而现存的69首诗歌作品中,记载诗人自身旅途经历的作品占有着很大的比重。其中大多数创作于大定十年党怀英科举成功的入仕之后的作品。应该说,在党怀英尚未入仕和刚刚入仕的头几年,由于其生活的困苦和政治地位的低下,因此在其的诗歌中往往表现出的是一种对于现状的不满,以及作为一名低级官员面对这种不满而产生的无奈。面对现状,应该说党怀英的诗歌的调子显然是不高的,而思想的倾向显然是追慕自由的,此时的党怀英的思想,所表现的最为集中的内容,应该说就是一种“自由”。

应该说,追慕自由并因此试图成为一名高雅脱俗、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隐士的思想一直贯穿了党怀英创作生涯的始终,但这并不意味着党怀英的这些作品中所表现的思想仅仅限于这一方面。事实上,正如任何一名传统意义上的中国知识分子一样,党怀英的思想中依然还有着明显的“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海之远则忧其君”的儒家士大夫倾向,尽管说党怀英的思想受前代陶谢等的思想影响很大,但显然,在党怀英的思想中,传统意义上文人的思想依然还有着明显的体现。而这些思想,在其的众多诗歌作品中都有着一定的体现。

仍以前面曾经进行分析的《新泰县环翠亭》为例,尽管诗人在这首诗作中不断表现出的是一种对自身苦闷无聊生活的反映,以及因为对自身生活状态的不满而由此所萌生出的对于真正的精神自由的追求以及对具有真正精神自由的山英隐士的欣羡与追慕之情,但是诗人在诗歌中却也并不回避自己做官的现实,而同时又借“山中客”之口,赞扬“令尹”(即诗人自己)的为官清正,深孚众望,以至于被众多的山英隐士所称赞乃至“周遮不放公马行”。显然,在羡慕乃至于试图使自己成为一名隐士的同时,党怀英也并未因此放弃士人的责任以及积极建立功业的功名心态,表现出自身所具有的士人情怀。

随着党怀英仕途的不断变迁,特别是大定十八年(1178年)党怀英升任国史院编修之后一直到其致仕的几十年间,党怀英的仕途生活应该说是比较顺利的。而在这一时期,金代的社会也到达了其发展的顶点,较为平静的社会大形势与自身仕途经历的集合,使得党怀英能够在自己所擅长的文学领域内一展所长,并且成为大定、明昌年间公认的文坛领袖。在这一时期,党怀英仕途顺畅、心胸广阔,其创作的诗作也在原有的思想的基础之上平添了更多的雄奇气象,表现出一种士人、特别是居于金代高级文臣特殊地位而应运而生的一种强烈自信。这样的诗句,显然已经与其诗歌中所一直追寻的“清雅幽独”思想有所区别,而更多地体现出的是一种豪雄之气,而这种诗歌特色,相较于文学史上的整体而言,往往更接近于盛唐乃至于魏晋时代诗人所一直追寻的“风骨”之气。如下面的这首《奉使行高邮道中二首·其一》:

野雪来无际,风樯岸转迷。潮吞淮泽小,云抱楚天低。镗鞳船浪鸣,联翩路牵泥。林鸟亦惊起,夜半傍人啼。

由题目及党怀英的自身经历可知,这首诗是在党怀英奉命以金朝使臣的身份出使南宋的途中途经高邮道所做。作为生于斯长于斯的金朝臣子,党怀英显然不会对南朝的南宋有什么感情。而结合宋金对峙时期的历史分析,作为金朝出使南宋的使臣的党怀英,其内心的自豪感与优越感自然也是可想而知。而在诗中,这种思想转化为对豪放景致的描绘与对豪放意境的抒写,借助“潮吞淮泽小、云抱楚天低”的壮美奇景的描绘,在对景物的描绘之中,自然而然地得以流露。显然,此时的党怀英心中,充盈着一种对壮美山河的赞美之情,更是充满着一种希望得以一展所长的向上的士人情怀。显然在这样的诗歌中,诗人往往所着力表现的“归隐”旧调被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则是盛唐诗人的豪装雄健风格。尽管在现存的69首党怀英所创作的诗歌中,我们未能找到党怀英直接表现诗人直接抒发自身情怀的“金刚怒目”式的诗作,但从党怀英自身的经历而论,我认为,对党怀英诗歌中的一些作品,评论为“颇有魏晋风骨”并不过分。

但是正如前文所言,在党怀英的诗歌风格中,占据最为主导地位的仍然是受到陶谢影响而长期形成的,具有清雅幽独情调的隐士情怀。即使是党怀英在创作中有着明显“士人官宦”痕迹的作品,其最终也往往仍然会落脚于“归隐”或是“幽独自适”的情趣,也往往多有“怀恩恋官廪,老大归未得”[ 元好问:《中州集》第三卷,北京:中华书局,1975年,第140页]的无奈与自责。显然,在党怀英的诗歌风格中,无论是在朝或是在野,其心中所始终追慕的仍然是传统文人所期望达到的精神上的自由。显然,这种真正的“精神上的自由”最初的倡导者,正是党怀英所一直追慕的陶渊明等前代文人,而党怀英又将这种“精神上的自由”以自身的方式进行表现而发扬光大。但是,又是什么使得党怀英与这些知名的相隔近千年的作家,能够在精神上产生如此大的共鸣呢?换言之,党怀英的诗歌之所以形成“诗似陶谢,奄有魏晋”的风格,又是因何原因而形成的呢?

四、党怀英诗歌风格形成原因浅探

长期以来,对待南北对峙时期北方少数民族地区的文学创作与江南地区的文学创作风格的不同时,人们往往认为具有着豪放勇敢的民族性格的北方籍作家,往往因为具有着民族征服者身份,在其的诗作中所表现出的是一种豪放不羁的情怀。正如魏征在《隋书·文学传序》中所言:“江左宫商发越,贵于青绮;河朔辞义贞刚,重乎气质。”但是在党怀英的创作风格中,尽管也有一些作品表现出北地诗人豪壮雄奇的创作特点,但他的大多数诗歌作品所表现出的的“诗似陶谢,奄有魏晋”的风格,及在诗作中大量表现的隐士气质,显然与一般情况下传统的北方文学“贞刚”的特点并不一致。而这种与北方传统文学创作上的不一致,既是来源于历史的传承,也是来源于现实的需要以及党怀英自身对当时的旧有的文学风气的创新。

金代中期的“大定、明昌”时代的文学发展,与以往的北方少数民族统治时代文学往往“质木无文”的特点不同,作家大规模接受中原文化洗礼,创作上受到了宋代文学的广泛影响,在创作思想上于北宋乃至于南宋的文学趋向一致。尽管表现北地豪迈风格的作品也时有问世,但在当时的众多作家,无论是从宋朝入金的“借才异代”作家,乃至于金代自身产生的“国朝文派”作家,却无不以学习前代作家风格为自身创作之己任,努力效仿前代作家的创作,而创造出具有自身特点的作品。

在金代文学家赵秉文所写作的《中大夫翰林学士承旨文献党公神道碑》中曾经称赞党怀英的文章与诗歌“得古人之正脉”[  赵秉文:《闲闲老人滏水文集》,上海:商务印书馆,丛书集成本,第164页
],而在同一篇文章之内,他又称赞党怀英的诗歌与文章“文似欧公,不为艰辛奇险之语。诗似陶谢,奄有魏晋”,这一结论在后代的对党怀英的评论中,往往被加以引用。显然,在金代的后期作家眼中,党怀英所处时代的文学所追求的文学发展规律正是延续“古人之正脉”,或者说是这一时代文学发展的一般规律就是学习欧阳修、陶渊明、谢灵运等作家的风格,不作艰难晦涩的诗文,相反却追求清雅平易、富有幽独清雅情趣的意境之美,并以细腻典雅的诗歌语言营造出超越与其他同时代作家的诗歌作品。

在金代乃至后期对这一时期的文艺评论中,金代中期的文学家往往被认为以追求“古人之正脉”作为自身文学创作的圭臬,作为金代重要作家的党怀英显然并不例外。而党怀英曾经师承的金代作家诸如蔡松年等,也往往是陶渊明等“古人”的效仿者。因此,师承前人,追慕先贤应当成为其独立文学风格形成的原因之一。

在党怀英所处的文学时期乃至于整个金代文学时期,受到陶渊明等作家影响的作家并非党怀英一人,在金代的文坛上,无论是最早出现在金代文坛的“借才异代”的代表作家诸如蔡松年、吴激等人,或是与党怀英同一时期或稍后的作家诸如赵秉文、元好问等人,在他们的作品中或多或少都有着陶渊明诗歌思想的影子。而陶渊明诗歌中的不为物累、通脱达观、隐逸自得的人生哲学,自然醇朴的风格直接影响了金代诗人的思想趋向和艺术追求[ 王花:《论金代诗人党怀英对陶渊明的接受》,集宁师专学报,2010年9月第32卷第3期,第13-18页]。在曾经成为党怀英诗词创作过程中的老师的蔡松年、刘瞻等的作品之中,就或多或少地带有陶渊明诗风的影子。

根据史料记载,党怀英曾经跟随过金代“借才异代”时期的重要作家蔡松年、刘瞻(刘岩老)等人学习诗词的创作技法,并接受了这些作家的创作风格。其中,在蔡松年等所创作的大量诗歌作品中,往往表现出追慕陶渊明诗歌的“萧闲”风格,表现出追求归隐的思想。作为曾经师从蔡松年的党怀英,在诗歌中效仿老师,表现出一种追求自由、渴望归隐的“隐士情怀”自然也是顺理成章。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将党怀英与蔡松年的作品进行对比很容易发现,党怀英的诗歌作品中往往强调一种非常显著地“文人特征”,在营造清雅的艺术特征中不断表现自身的高洁而不愿与世浮沉的文士情怀,而同样以“隐逸”为诗歌特点的蔡松年,其诗中尽管往往也多有诸如“归田不早计,岁月易云徂”(《闲居漫兴》)[ 元好问:《中州集》,北京:中华书局,1959年,第28页]或是“莫忘共山买田约,藕花相间柳荫荫”(《西京道中》)等表现归田情怀的诗句,或是诸如“北窗谈清风,慨望羲皇时。道丧无奈何,抱琴酒一卮”等隐逸之语,但是大多“归隐之味更浓而文人之气实淡”,表现着一种“逃避仕途”以至于“避祸”的心态,而非文人的清雅节操。显然,这与党怀英诗歌之中所表现出的“清雅幽独”的诗歌思想并不一致。

在党怀英的诗歌之中,同样的“隐士情怀”,往往在隐居的过程中平添了更多的孤独更多的幽寂,也往往营造出更为脱俗的诗歌意境。应该说,这些通过特殊意象所营造出的意境,特别是党怀英诗歌之中对菊花等艺术形象的再解读,显然是建立在陶渊明诗歌中对菊花“傲骨绝尘、清雅脱俗”的基础上而进行的深层次阐发之上。而在我看来,形成这一系列对于陶渊明等前代作家创作的模仿与“深层次阐发”的原因,显然与党怀英自身的生活经历与思想体验有关。

首先一点,党怀英的生活经历与陶渊明等作家的一致性,正如元好问所言:党怀英“是后困于名场,遂不以世务婴怀,放浪山水间,诗酒自娱,箪瓢屡空,晏如也”,作为长期生活在泰山地区,受到泰山地区历代众多“隐士”,特别是唐代李白等“竹溪六逸”隐居泰山的影响,党怀英在自己的诗歌风格形成的过程之中大多表现出“隐士”的思维。而其长期的“放浪山水”的隐逸经历,使得自身从生活经历上与陶渊明趋向一致,正因为这相同的生活经历,使得党怀英从心理上与陶渊明产生了共鸣,从创作角度上也与陶渊明趋向了一致。

而在党怀英通过科举走上仕途之后,长期的宦途倥偬,以及在任职的过程中的郁郁不得志之情,显然也与其所追慕的作家们诸如陶渊明等趋向一致,而正是这种郁郁不得志的心态在诗作中得以表现,往往更加强了诗歌的“隐士情怀”。

而更为重要的,在我看来,形成党怀英创作“诗似陶谢”特点的核心,则是其所接受的思想与陶渊明等作家的的一致性。

从党怀英现存的诗歌作品可以分析,党怀英的个人思想兼受到儒、释、道三家思想影响,而由其作品中大量表现出的追求“自由”与无拘无束的生活与努力体现独立人格的特点可知,对其诗歌创作响较大的思想显然是追求一种真正意义的“自然”,追求人性的绝对自由,不为万物所累而与万物混一的思想。显然,这种追求自然的思想显然与前代的诗人,特别是前代如陶渊明等具有“隐逸”特点的诗人的思想产生了共鸣。因此,在党怀英的诗歌之中表现出类似于陶渊明思想的作品也成为了自然。

但是,由于党怀英与陶渊明的时代相隔甚远,且其所处时代的形势与陶渊明所处时代并不相同。因此,在陶渊明时代尚未完全得以表现的文人的“孤鸿”式性格,即文人的孤高清冷,不为世俗所容纳的特点尚未得以完全表现,而在党怀英的诗歌之中,具有这样思想的诗作则是比比皆是。显然,在党怀英的诗歌之中,力求清雅,表现绝对的精神自由的创作思想依然存在,但在清雅之外,平添出的文人因感喟自身而产生的“幽独”情怀,则成为了党怀英在“宗陶”之外所产生的自身的深刻意蕴。应该说,这样的思想被运用在诗歌的创作之中,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党怀英“学陶而不完全照搬陶渊明创作”的独特风格。





参 考 文 献
(一)原典
1、[晋]陶渊明撰,逯钦立校注:《陶渊明集》.北京:中华书局,1979
2、[晋]谢灵运撰,顾绍柏校注:《谢灵运集校注》.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87
3、[金]刘祁:《归潜志》.北京:中华书局,1983
4、[金]元好问:《中州集》.北京:中华书局,1959
5、[金]赵秉文:《闲闲老人滏水文集》.上海:商务印书馆,丛书集成本
6、[元]脱脱等:《金史》.北京:中华书局,1975
(二)著作
1、张晶:《辽金元诗歌史论》.长春:吉林教育出版社,1995
2、袁行霈:《中国文学史》.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
3、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中国古代文学史》.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
4、程千帆、吴新雷:《两宋文学史》.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
5、马清福:《东北文学史》.沈阳:春风文艺出版社,1992
6、阎凤梧、康金声主编:《全辽金诗》.太原:山西古籍出版社,1999
7、傅璇琮、蒋寅著:《中国古代文学通论》第五卷.沈阳:辽宁人民出版社,2005

(三)论文
1、王花:《论金代诗人党怀英对陶渊明的接受》.集宁师专学报,2010年第32卷第3期。
2、王花:《金代文学家党怀英研究》.内蒙古民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1年4月。
3、于惠馨:《党怀英诗歌研究》.辽宁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1年4月。
4、聂立申:《金朝党怀英研究》.山东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2008年4月
5、王锡九:《论大定、明昌时代的七言古诗(续)》.江苏教育学院学报,2000年第16卷第4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14144]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