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adffac'></b>
        <abbr id='adffac'></abbr>

        <dt id='adffac'></dt>
        1. <optgroup id='adffac'></optgroup>
                1. 当前位置: 北京丝足 > 北京丝足 > 北大网红教授薛兆丰信息已被北大国发院官网删

                  北大网红教授薛兆丰信息已被北大国发院官网删

                  时间:2018-04-04 13:50 | 作者:网月体验 | 来源:北京丝足

                    经济学家圈之前第一时间报道了薛兆丰离职北大的消息,目前薛兆丰简历已经从北大国发院官网彻底删除。北京大学法律经济学研究中心薛兆丰任职相关消息也已经成为死链,薛兆丰曾为该中心联席主任,该中心建立发起在周其仁任职期间,另外一名联席主任为法学院的邓峰,邓峰是张维迎的学生。

                    薛兆丰此次离职的原因涉及到三个方面,一个是观点之争,一个是身份之争——即不是北大校聘教授,只是国发院院聘教授,第三个便是专业之争,即没有专业期间的学术论文发表。

                    有一些人认为,薛兆丰没有学术文章不能称为教授,水平不够,持有这类观点的人数也不算少。

                    通过CNKI搜索,薛兆丰的文章主要发表在《广东商学院学报》1篇,为《创造就业论之谬》(2011年),《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篇,分别为《普通法与成文法的效率分析》(2010年)和《反垄断法的经济学基础》(2008年)。其他文章多发表在《南风窗》、《互联网期刊》的杂志类上。

                    薛兆丰曾说发表论文慢一点是不要紧的,要紧的是,论文里所包含的学问。他认为大多数学术论文都根本没有必要写得那么艰深难懂,在经济学术语里,除了“边际(marginal)”的概念,他找不到其他可以替代的词以外,其它专业词汇,几乎全部可以用浅显的方式来表达。

                    对于观点之争,薛兆丰早在2000年初做过回应,他说“不断有人指责我专横独断,指责我不宽容异己,指责我好斗。我将这些都看作是赞扬。学术的自由竞争是残酷的。我虽然要维护你说话的权利,但我不能不拼命地批驳你的观点。假如我失败了,那么我的努力将立刻转化为对你的观点的信服。我们要让别人说话,要始终让别人说话,但仅此而已,更多的仁慈和宽容都是有害的。”

                    实际上接触过他的人,都能感觉到他的善意,对同行敬重,对女士照顾,对学生关爱,当然更喜欢辩论,喜欢刺激别人,他留给外界的就是一种“喷壶”的感觉。但是,需要提醒各位看客的是,薛兆丰深懂传播之道。

                    薛兆丰在早期深谙网络舆论引导之功力,这是当今很多学者不能比拟的,他的文章标题用现在的话说,天天10万+。现在的标题党和薛兆丰是同一路人,只不过薛兆丰早几年看过了网络纷争的风景,现在微信群的争论和讽刺只不过复制到另外一个载体上而已。

                    他写专栏都要先打印出来,自己边读边改,力求简单好懂,朗朗上口。他太怕别人不爱看了,报纸上文章满满当当,文章若不吸引人,眼球那么一转就可以忽略过去,比电视换台可方便得多。

                    薛兆丰曾说,在网上表达任何观点,都可能会引来四面八方的攻击。要写出经得起考验的文字,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写以前,自己先尽量攻击自己——将所有可能的攻击都考虑在内,然后挑出有代表性的给予回答。那些低级的攻击,则忽略,也算是卖个破绽,引诱别人来过招。大大咧咧地上阵的人总是有很多,我再手起刀落,那种快感,只能意会。有文章曾这样形容薛兆丰 “有人大骂他,他感到兴奋”。

                    薛兆丰所在的法律经济学研究中心,早期经费是周其仁化缘来的,当然现在国发院一点钱也不缺,比如隔三差五就宣布某某讲席教授。

                    该成立7年来,实际上学术成果也不多,主要工作就是组织几场会议,薛兆丰跟多的是承担授课和培训工作,如果从工作上找硬伤的话,这个可能算是一个。

                    此次薛兆丰离职北大事件,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是在国发院之前争论中所没有的。国发院历来是舆论争论中心,各种观点齐飞,好不夸张的讲几乎每个人都不能同意另外人的观点。例如林毅夫与张维迎,刘国恩与李玲等

                    但这件事同北大国发院兼容并包的一贯作风不同的是,争论回到了出身论,尤其唐方方一番不是北大教授的带有明显鄙夷的质疑,让人们得以具体窥见目前经济学家圈里争论的现状。

                    薛兆丰未回答经济学家圈关于去向问题。但值得一提的是,薛兆丰早期愿望之一是想当精神病医生。

                    相关阅读

                    《网红教授薛兆丰将从北大国发院离职 曾在网络平台卖课赚2000万》

                    本文作者:经济学家圈

                    经济学家圈从多个渠道获悉,薛兆丰已从北京大学国家发展院离职,目前正在办理相关手续。薛兆丰本人也向经济学家圈确认要离开北大。

                    薛兆丰最近两年因为在网络直播卖课,和平台方整体售卖超过4000万元,成为名副其实的经济学家网红,让人们意识到了知识付费的威力。但随着曝光量和售卖的飞速高涨,薛兆丰受到了质疑也越越来越大。

                  本文由 北京风月体验 原创!欢迎分享及转载请保留出处,谢谢!http://www.ystzjt.com